•  

    几天时间,马路上汽车少很多,不用担心早晚高峰塞车了。

    骑着车晃晃悠悠,路过文殊院,吃碗甜水面和煮凉粉。

    太阳终于舍得出来照耀一下这个阴湿的城市,大家都沾光。

    布鞋店的老板和女儿,搬下自家门板作乒乓球台,在街边鏖战三百回合,

    城市的唯一可爱之处,就在于,老百姓总有自己的玩法,

    而不是媒体根据需要地吹嘘,西部人气最旺,来了就不想走⋯⋯恶俗且自恋的吹捧,让城市人也飘飘然以为自己幸福感很高。这句出自张艺谋的城市宣传语,通常被本地人说成另一个版本:成都,一个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。

    城市不是你的,所以可以毫无章法不负责任地乱来。

    我就是其中走不脱的一分子。不走,就要看你如何继续毁灭这座曾经繁花似锦的城。

    明天大年三十,即将开始值班生活。

    2011.02.01,成都,街头,布鞋店的门板,变乒乓球桌。

    过年过节,宫廷桃酥门口总是排起匪夷所思的长队。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1/28/2010

    霍大同 - [人物]

    24小时从茂县赶回成都,就为了星期五上午的4个小时。

    这个神奇的男人,游走于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之间,被誉为,弗洛伊德、拉康之后,精神分析的第三次革命。

    我在想,那些主体、话语、信任、无意识,不过是自我追寻的过程。

    而他,在充当帮助你认识自我的角色。

    这些,弥足珍贵。

    2010.11.26,成都,霍大同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1/21/2010

    花开 - [人物]

    次第花开,花开见佛。

    一年后,再见希阿荣博堪布。

    平静,喜乐。

    2010.11.21,成都。

  • 11/15/2010

    眉黛 - [饭碗]

    Tag: 成都

    山如眉黛。

    2010.11.15,不告诉你这是哪儿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1/14/2010

    粽子 - [耍耍]

    爹妈从街子古镇带回粽叶,说要吃粽子。

    没想到,两位大人都不会包。

    爹说,包粽子也是一门艺术,他的奶奶和妈妈都会,到他这一代,只有姑妈会。

    作为我家包粽子的第4代传人,幸好有姑妈手把手教,我已经理解并掌握这项中国传统美食技艺。

    浸糯米、洗粽叶、包粽子,按照老祖宗的做法。

    青悠的粽身,缠上白绵线,仿佛一件天成的艺术品。

    糯米加红豆绿豆花生,熬好红糖蜜汁,蘸上炒好研细的黄豆粉

    自己动手做食物,富足并完满。

    2010.11.14,粽子。

  • 11/13/2010

    广告 - [安龙村]

    周六,9点半,自然醒。

    还算晴朗的周末,临近中午,太阳隐约闪现,通往三圣乡的道路开始塞车。

    城市人真可怜,看到有点儿昏昏太阳就想去乡村农家乐围着一张桌子血战到底。

    这就是所谓的城乡互动,城市反哺农村?

    农家乐让农民获利,但也丧失了中国古老的天人合一的生态文化。

    很快,汽车穿过城市,过绕城高速,上成灌高速,空气逐渐清新。

    一到王成家,他就开始烧火煮饭,因为我们的到来,居然去镇上买回豆花。

    问再炒个什么菜,我直奔韭菜地,就吃清炒韭菜吧,加点胡辣颗儿一起炒,美味啊。

    一桌的新鲜蔬菜,吃得好开心。

    商哥说,王成你赶紧找个媳妇。王成妈妈立即跟我说,张老师赶紧给我们王成介绍啦。

    哇,搞得我鸭梨好大。

    重庆有句俗话说,各人的稀饭都没吹冷,就去吹别个的汤圆。

    我就是典型了。

    2010.11.13,安龙村,王成家的豆瓣。待售的不止是豆瓣。需要的请联系我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1/5/2010

    梦话 - [呓语]

    少于更新,不代表互联网以外的生活,有多绚烂多姿。
    人生莫闲,太闲反生恶念。三国演义里的谏士阚泽这样说。谨记。

    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完成10月份任务,很感激自己的身体能倾力配合。老同学春来说,工作和玩儿,都要拼命。我的确是身体力行。

    老天是公平的。11月开头,就忙得狗血淋头,仿佛是为了偿还上月的闲适。 这几天跑的路,说的话,熬的夜已经累积超过上半月。

    本来,今天是该睡个安稳觉的,躺下,数了几百只羊以后,我就爬起来写字。
    半夜三更,不是梦话,信不信由你。
    前天,朋友笔记本电脑被飞车夺包,地点在公安厅背后的一条街。我向毛主席保证,治安真的不是想像那么好,上月,我的自行车也掉了,看到贼娃子骑跑的,追不上。之前,几乎都忘记还有小偷这个职业存在。这次,用肉身检验了社会治安的真身,令人堪忧。当然,目前有一个城市治安状况很好,严打中即将迎来亚运的广州。
    警察表哥当众嘲笑我的头发,被我反驳:你不敢剪,郎个?过了10天,他也剪了和我一样的头发,还戴个帽子,故意若隐若现给我看。我当即表示,坚决不和他一起上街。宁愿一个人傻,也不要瓜警察陪着我傻。
    本月注定忙碌度日,谢绝一切饭醉腐败活动。估计年休又在2010的最后。容我胡思乱想一番。
    张小多不知躲在哪里呼噜。早安!

    奉上一张世界上最温馨的照片。


  • 接到这个拍摄,高兴坏了。

    超女都没有短信过。看到达人秀上两个可爱小朋友的舞蹈,跳得鬼斧神工,就噌噌噌短信支持了。

    当晚,他们去影楼拍照,第一次看到真人,心里泛起小鸡冻。

    我也拍得很鸡冻。

    2010.10.21,成都,音凰舞帝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0/27/2010

    近照 - [我家多多]

    天寒地冻多总先知。

    他老人家是晴雨表、温度计、风向标、中央气象台。

    有睡袋可睡,自然不用钻沙发套。

    我希望骑车时,把他绕在脖子上,多总牌围脖,巴适得板。

    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猫。

    2010.10.22,张小多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10/27/2010

    蛰伏 - [成都]

    以车轮穿梭的方式丈量城市,你知道,城市并没有让生活更美好。

    骑着车,会发现,城市的道路有多颠簸,有多狭窄,还时不时被赶上人行道。

    所有的便利都交付给汽车,环保低碳不过是时尚潮流的泡沫。

     

    夏天过去,秋凉四起,剪了头发,准备过冬。

    有人说蛰伏得太久,会走进死胡同。

    你不是猫,怎知它的喜怒哀乐。

    茶由浓变淡,汤色深入浅出,我知道当时的况味。

    2010.10.18,成都,地铁升仙湖站外。

     

    2010.10.14,成都,水津街。回家必经路,一条老街,变成高档住宅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2010.10.12,成都,即将拆迁的龙王庙街70号院。

     

    2010.10.26,成都,文殊院外凉粉店。